活動預告及花絮

家家有婦女

家家有婦女剩宴早前順利進行,感謝所有黎食餐飯既支持者

這一餐飯最可貴既地方是由一班姊妹從6月開始與家家廚房的Mrs.kishimoto開始交流可如何運用不同回收回來的食材,善用食材不同的成熟程度,與食物溝通,去處理剩食。

交流過程,都不得不承認我們對食物的理解尚淺。言裡行間不時出現「下,呢個仲用得呀?」感覺非常大鄉里!

番茄凍湯,用既就係熟到透,熟到有白色粉痴住個番茄果尐熟番茄,打出黎既番茄凍湯先重番茄味,先香甜。而大部份人買番茄一定唔會買太熟,呢尐30幾度既天氣,菜檔入貨一兩日清唔到貨,番茄已經好快變熟透,變淋,易撞爛。學識烹調番茄凍湯後,回收隊每次收到又淋又熟仲帶尐白色粉既番茄,就會齊齊口唸唸噤唸住「熟透番茄很有用,但番茄不說」

處理餘食,除左要增加對食物價值既理解,放下看不起已破損似壞掉食物眼光及腦袋要儲存海量食譜外就是願意花心機時間與剩食共存。

起街市收到超過一百個花哂皮既雪梨,派比街坊,一個家庭派五至六個都派唔哂,一張相、一句點攪好?海量食譜持有人就搜尋到雪梨露。於是兩個人花左四個鐘批皮、切、將雪梨打成蓉、再加冰糖煲,煲出百人份量啖啖果肉超香甜既雪梨露,雪梨露堅抽有雪梨味,有別於市面只囉半打雪梨切開煲水,然後每碗加一舊雪梨比你咬下,感覺真材實料係雪梨煲出黎噤欺騙大家感情。

剩宴其實是一門手功菜,所謂的手功不是用蘿蔔雕花,需要的是花心機、時間揀出可食用,切走已破損,並善用剩食熟透的程度,加上烹調技巧,把它的破爛不堪外表變身,變成一道放在你眼前你根本用肉眼睇舌尖也試不出它是由差一點便要送往堆填區的剩食而煮出來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