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新聞稿及事件回應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386 6256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及香港婦女中心協會 「託兒服務對婦女就業影響」問卷調查發佈

為了解託兒服務的提供對婦女就業影響,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及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於2013年7月至10月初期間進行了一項「託兒服務對婦女就業影響」的問卷調查,合共訪問了474位育有16歲以下子女的婦女。調查發現若有足夠、有質素、方便並可負擔的託兒服務提供,有超過七成的受訪婦女會選擇全職或兼職工作,可見託兒服務對婦女就業息息相關。

 

是次調查主要是通過量性研究,了解她們對託兒服務的看法以及出外就業意欲,探討託兒服務對她們的就業影響;藉此敦促政府改善託兒支援措施,解開基層婦女的「家鎖」,讓她們出外就業,以達至減貧、脫貧的目的。

 

在474名受訪者當中,有320位(67.6%)認為現時香港的託兒服務是「不足夠」或「非常不足夠」,只有56位(11.8%)為認為現時香港的託兒服務是「非常足夠」或「足夠」。另外,有20.5%的受訪者表示不認識現時香港的託兒服務。

 

大部分的受訪者都認為現時香港的託兒服務最需要改善的地方主要為名額不足、時間缺乏彈性以及收費未能負擔,分別佔55.6%,58.8%及54.4%。

 

在320位認同香港現時託兒服務不足的受訪者中,共有298位受訪者認為香港託兒服務不足會影響其就業狀況,約佔整體的九成半。當中認為香港託兒服務不足對其就業狀況有「非常大影響」的受訪者佔50.6%。「一般影響」的亦有32.3%。只有半成(5.7%)受訪者認為香港託兒服務不足對其就業狀況為「沒有影響」。

 

託兒服務不足影響就業的內容主要包括「不能就業」(66.3%)、「放棄全職,選擇兼職工作」(42.8%)及「選擇較低薪而地點較便利於照顧子女的工作」(35.0%)。但其餘的影響如「缺乏進修時間,影響就業或晉升機會」及「選擇較低薪而時間較穩定的工作」都有超過兩成受訪者選擇。

 

對於有足夠、有質素、方便並可負擔的託兒服務提供帶來的轉變,有41.6% 的受訪者會全職就業,有33.9% 的受訪者會兼職就業,亦有20%的人會報讀職前培訓課程。

 

值得留意的是,有12位受訪者的19位子女主要是自理,年齡涉及0-2、3-5、6-11及12-15歲的年齡組別,各佔1、1、8及9名兒童。其中0-2歲的兒童由一位16歲以下但較年長的兄/姊陪同一起自理,而該名3-5歲兒童的家長則只有一名子女,換言之,該名年幼兒童獨留在家的機會極大。現時法例不容許家長獨留16歲以下的子女在家中,可見託兒服務的不足與法例的要求有一定的落差,難為了部分未能找到適切託兒服務的家長,並把兒童置於危險的境況。

 

個案:

邱女士育有兩子,年齡最小的現時7個月大,與丈夫4人住在深水埗的一個劏房。丈夫現時收入$12,000,邱女士亦本來任職貨倉倉務員,月入$10,000,可是有「細仔」後就沒有工作,直至最近她嘗試找工作,找到一份月入$8,500 的印刷員工作。她查詢過區內一間育嬰院,卻答覆需輪候至少半年,而尋求社區褓母時,營辦機構回應需要時間尋找褓母,但不知道要她等多久。不過邱女士也表示她對社區褓母沒有信心,因為機構回覆表示只可以上褓母的家託兒,而褓母是陌生人,她沒有信心將7個月的嬰兒交於其手上。最終在對在褓母家託兒及沒有確定等待時間下,邱女士放棄了該工作機會。邱女士慨嘆本來可以外出工作減輕家庭經濟壓力,現在只倚靠丈夫一人收入,反而跌入貧窮線以下,希望政府增加託兒中心的名額,讓婦女可以外出工作,改善現時的處境。

 

建議

改革社區褓母服務

針對現有的託兒服務及名額不足的地方,政府應改革現有的社區褓母制度,將社區褓母職業化,與再培訓機構合作推廣褓母行業,加入正規的培訓及薪酬不低於最低工資。另外包括在各區建立「正規褓母」名冊及轉介中心,一方面舒緩照顧者壓力,讓父母有一個安心的託兒選擇,另一方面可以創造就業機會,促進託兒行業的發展。

 

增設獨立幼兒中心

改善現存的幼兒服務,特別增加現有的正規服務,例如日間幼兒中心,建議可以於交通樞紐建獨立幼兒中心,方便於上下班時接送小朋友,讓家長安心上班。

 

推行全民照顧兒童津貼

參考現時長者生果金的金額,為每名12歲以下兒童的照顧者提供照顧兒童津貼。兒童是社會發展的基石,社會對兒童的發展應該有所承擔,向兒童照顧者提供兒童津貼,父母在照顧兒童方面可以選擇不同形式的支援,一方面讓有就業動機但欠託兒支援的婦女把子女交親友照顧,另一方面亦可確認照顧者的貢獻,減輕因照顧而出現的經濟壓力。

傳媒查詢

廖珮珊女士

總幹事

sisi.liu@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