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新聞稿及事件回應
傳媒查詢:歡迎致電 2748 8105 與我們聯絡

返回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 「婦女求助熱線」統計發佈

熱線介紹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的「婦女求助熱線」(電話:2386 6255;下簡稱「熱線」) 於1981年開始服務,為本港第一條專為婦女而設的求助熱線,由受訓的「朋輩輔導員」,為婦女提供情緒舒緩、法律資料、兩性平等意識、性知識、醫療常識及社會資源介紹,過去30年共接獲超過64,000個求助電話。

 

2007-2011年度綜合數字統計 (圖一、表一至表三)

過去4年(2007年至2011年度),「熱線」共收到14,465個來電,當中8,303個為新個案。新個案以中年婦女為主,66.1%年齡介乎30-49歲,而29歲以下個案數目則佔18.0%。婚姻狀況以已婚人士為主(49.5%),其次為單身(27.4%)及分居或離婚人士(20.0%)

 

求助類別方面,以精神問題(33.1%)、婚姻問題(27.5%)及法律問題(21.3%)為主。不過我們發現,部分求助者雖然向我們表達正面對不同類別的困擾(如精神問題),但輔導員與她們傾談後,發現不少求助者都是由於婚姻關係上的問題,而引發出各式各樣的徵狀;此外,在面對法律問題方面,大部分均是由於婚姻關係出現問題,或正面對離婚,因而對將要面對的法律程序感到惘然。由於我們接觸的求助者以面對婚姻問題為主,因此,以下我們嘗試透過求助者的資料統計,與及個案分享,分析婦女在婚姻關係中所面對的困難,以及探討現行社會政策對離婚婦女的支援是否足夠。

 

2007-2011年度面對婚姻問題的求助者資料統計(表四)

過去4年,致電「熱線」表達正面對婚姻問題的婦女當中,47.6%表示需要離婚程序的支援,包括離婚的程序、贍養費的安排、撫養權的爭取等,顯示不少婦女面對法律程序均感到陌生及擔憂。面對家庭的分裂,21.7%求助者表示正面對不同的生活問題,包括住屋(9.3%)及經濟困難(10.9%)。面對煩瑣的法律程序、加上生活上與及情感上的壓力,37.1%求助者表示有精神困擾,8.9%患有不同程度的情緒病及精神病,1.9%更曾出現自殺念頭或曾企圖自殺。我們更發現,9.5%受助者表示曾被配偶虐待,顯示婦女受虐的問題仍然嚴重。此外,求助人士中,11.2%為來港未滿7年的新來港婦女。

 

本港婚姻問題分析及建議:

  • 本港離婚個案數目不斷上升。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顯示,本港離婚判令宗數由1981年的2,062宗,上升至2010年的18,167宗[1]。離婚婦女需要面對不同的生活困難,尤其是住屋上的需要。但現行公屋政策不會為分居中及離婚家庭安排額外單位,而只有在特殊情況下由社工推薦體恤安置或有條件租約。由於政策中未有清晰列出社工推薦的準則,以致出現同一個案由不同的社工跟進會有不同處理的情況,令有需要的離婚婦女無所適從,甚至難以得到支援。我們建議房屋署及社會福利署制訂清晰及具透明度的指引,方便求助人士和前線同工。
  • 作為保障婦女離婚後的經濟需要,與及承擔照顧子女的開支,贍養費對離婚婦女而言非常重要。可惜,面對拖欠贍養費的問題,婦女只能通過扣押入息令等法律程序來追討,有關做法不但程序複雜,同時成效有限,令單親婦女感到困擾。我們認為政府應設立贍養費局,代表被拖欠贍養費的婦女,向前夫追討欠款。
  • 作為家庭中唯一的照顧者,單親家長難以外出就業,經濟容易出現困難,令不少單親家庭只能依靠綜援為生。可是,綜援金的金額偏低,令單親家長生活足襟見肘,加上面對通脹壓力,經常出現入不敷支的問題。由於單親人士中,女性佔大多數,上述情況令貧窮女性化的情況日益嚴重。事實上,單親婦女為重建家庭,往往需要更多的支出,加上需要獨力照顧子女,沒有做兼職或散工的條件,令她們的生活環境較一般家庭更困難,而現時的單親補助金僅有每月265元,對改善生活環境的作用有限。我們建議增加單親補助金的金額,補助單親家庭的生活需要。
  • 隨著離婚個案數目上升,單親人士的數目亦隨之增加。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於2006年全港有72,326單親人士,當中約80%為女性[2]。過去,香港設有單親中心服務,為單親人士提供度身訂做的服務。但在服務綜合化後,有關服務被融合在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之中。由於家庭服務中心以「家庭為本」,或會忽略婦女的個人需要及選擇,未能針對單親人士的需要,因而令單親家長卻步。我們建議政府應考慮重開單親中心,針對單親人士的獨特需要提供服務。
  • 現時不少單親婦女均為新移民,她們在育有幼兒的情況下難以就業,但由於綜援不會向居港未滿7年的新移民發放,令她們只能依靠兒女的綜援金生活。即使社會福利署酌情處理,大部分均會要求受助人工作收入達到一定的水平,才可獲發綜援金,令婦女難以同時兼顧家庭。我們認為,政府應考慮向有需要,同時未有其他人協助照顧子女的新來港單親家長發放綜援金,令她們可專注於照顧子女。

 

個案背景:

個案一 – 阿燕 (化名)

阿燕因受婚姻困擾,於2009年向本會求助。她的丈夫有第三者,同時她亦受到丈夫的暴力對待,於是帶同兩名子女離家。阿燕過去曾接受家庭服務中心的輔導服務,丈夫的表現曾一度改善,但很快便故態復萌,令阿燕決心要離開丈夫。

 

2010年,阿燕諮詢了本會的律師及社工意見後,決定離婚。可是當時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以她沒有迫切需要,加上認為阿燕有能力工作及租住私人單位,拒絕推薦阿燕以體恤安置入住公屋。事實上阿燕於離婚後精神狀況極差,無法入睡,加上要獨力照顧兩名子女,根本沒有能力工作,更枉論租住私人物業。在本會同工聯同區議員多次介入後,阿燕始獲同一社工推薦上樓。由於需要照顧子女,阿燕亦需要申請綜援以維持家庭開支。同時,她的丈夫多次以電話、短訊及在家附近騷擾她和她的子女,令她精神崩潰,最終在向法庭申請強制令後,問題方得到解決。

 

個案二 – 阿潔 (化名)

阿潔於2009年向本會求助。當時阿潔來港不足3年,與丈夫,家姑及3歲女兒同住。阿潔受到家姑及丈夫的精神虐待,其後家姑更多次虐打她,而她亦多次報警。其間她亦有找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求助,但情況沒有改善;阿潔亦多次向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提出希望離婚,但得不到回應,令家暴情況不斷惡化。及後阿潔致電本會「熱線」,經由本會同工協助下入住庇護中心,並支援她處理離婚的法律程序。

 

離婚後阿潔需要一個新的居所,可是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拒絕推薦她申請體恤安置;加上阿潔來港不足7年,只有女兒是合資格的綜援申請人,令她們兩人只能依賴一人的綜援金生活,遷入環境惡劣的木屋,令孩子經常生病,並滿身都是蚊釘的紅印。阿潔因搬遷而轉到另一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並由另一社工跟進其個案,之後她很快便在新社工的推薦下成功以體恤安置上樓。

 

阿潔的孩子後來被證實為發展遲緩,需要她長時間的照顧及作家居培訓,故阿潔難以抽身外出工作。可是,綜援政策規定新來港人士必須工作並每月賺取約$1,600,始可獲發綜援金,令阿潔難以平衡長時間照顧、培訓女兒及兼顧工作,再加上女兒特殊培訓的支出,她很擔心一份綜援金實無法維持生活。

 

2011年4月至6月數字(表五)

於2011年4月至6月,本會共收到718個求助電話,當中502個為新個案。求助者仍以中年已婚婦女為主。有關資料可參考附件表五。

傳媒查詢

廖珮珊女士

總幹事

sisi.liu@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1

備註

[1]政府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第44頁,2011年版。
[2]政府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第48頁,2011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