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新聞稿及事件回應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386 6256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貧窮婦女化」問題未解決 施政報告內容空洞虛無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對《2015年施政報告》之回應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今日(2015年1月14日)發表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本會發現,現任特首的三份施政報告中,都有專項的篇幅提及婦女,相對於過往只包含在家庭的範疇或隻字不提,梁特首在施政報告內提高了對婦女的關注,這種進步本會表示歡迎。

 

可是,施政報告對於如何改善婦女處境的具體內容不多,所提出的改善方案多屬「小修小補」,亦可看出政府的性別敏感度仍然欠奉,對現時婦女面對的很多不利的處境,包括無酬家務勞動引致的經濟倚賴、家庭主婦缺乏退休保障、婦女勞工的保障不足、社會缺乏對照顧者的支援等等,令婦女容易跌入貧窮網內,出現「貧窮婦女化」,但施政報告內對於以上的問題都沒有對症下藥。本會促請政府正視婦女的需要,以具性別敏感度的視野設計及審視政策,尊重婦女選擇的權利,並為此締結促進兩性平等的社會。以下是本會對施政報告內容的回應:

 

性別主流化執行欠透明 政策沒有性別敏感度

在施政報告婦女一欄中,特首表示「要求所有決策局及部門由2015-16年度開始,在制定主要政府政策及措施時須參考『清單』及應用性別主流化,以及把委任女性加入政府諮詢及法定組織的百分比由30%提高至35%」。本會對此表示歡迎。事實上,香港政府自2002年起引入性別觀點主流化,曾承諾在各政策及工作範疇中逐步推行。在13年後的今天,政府至今在約50個不同的政策和工作範疇採用,即平均一年少於5個政策採用,相對於整個政府的施政而言,經過性別主流化考慮的政策只是鳳毛麟角;加上透明度低,公眾難以得悉政策在性別主流化的分析、調節及執行情況。本會認為,政府應全面公佈政府政策及措施應用性別主流化清單的狀況及分析結果,讓公眾了解政策在性別主流化下的考慮及改善情況。

 

在性別主流化沒有確切執行下,政府的政策又欠缺性別敏感度,婦女的處境就難以改善。傳統的性別定型,社會的性別分工,都讓婦女容易處於不利的環境中,家庭主婦的無酬勞動、面對婚姻破裂的單親媽媽、兼顧照顧及工作的雙職女性,在經濟及心理上都承受很大的壓力,加上缺乏政策的支援下失去選擇的權利,容易造成「貧窮婦女化」。

 

家庭友善措施內容虛無 無實際政策

在施政報告第141段,政府表示會「締造有利環境,包括推行提出的託兒服務和家庭友善措施,協助市民實現生兒育女的願望。」可是,綜觀整份施政報告,家庭友善政策的根本沒有內容。在去年11月7日,「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就審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履行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情況所提交的報告而發表的結論意見,當中向特區政府提出多項建議,其中一項認為香港政府應將產假增加至符合國際標準的14週,但施政報告中隻字不提產假這項重要的家庭友善政策。另一方面,雖然政府上月提出最多3天侍產假、8成薪酬的議案最終在立法會獲得通過,但政府不肯將侍產假增加至7天全薪,在侍產假的立法仍然比亞洲地區如南韓、新加坡落後。

 

婦女勞工保障欠改善 造成貧窮婦女化

施政報告提出最低工資增加至$32.5,同時在婦女一欄中表示「鼓勵僱主提供較受婦女歡迎的兼職空缺,促進婦女就業。」可是,政府一直以來不肯檢討俗稱4.18的「連續性合約」勞工法例。現時有不少老闆都會出盡辦法讓工友不符合4.18的要求,變相令很多兼職工同零散工為主的婦女都無法受勞工法例保障,例如勞工假、有薪病假、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等,令婦女面對更多的剝削。另一方面,今年施政報告對標準工時仍然處於討論階段,遲遲未能落實。長工時的問題讓男性難以承擔照顧責任,變相加重了婦女的照顧壓力,是「貧窮婦女化」的成因之一。

 

離婚婦女乏支援 贍養費難追討

面對婚姻破裂的婦女,在經濟及心理上都容易面對很大的壓力,從《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4年版》的數字,單親女性拿取綜合援助金的人數為4萬多人,遠高於男性的2萬多人。另外從本會過去的服務經驗,離婚婦女同時需獨力面對包括住屋、經濟,以致供養子女生活等種種生活困難和重擔。贍養費對於保障婦女離婚後的經濟需要及承擔照顧子女的責任和開支非常重要。然而,拖欠贍養費的問題非常嚴重,根據本會由2003至2013年十年的統計資料顯示,超過一半求助本會免費律師面見諮詢服務的女性表示被配偶拖欠贍養費。面對拖欠贍養費的問題,婦女只能通過判決傳票、扣押入息令、向付款人資產押記令、向第三者債務人發出扣款令、禁止離境令等法律程序來追討。有關做法不但程序複雜,同時成效有限,婦女追討處處碰壁,遇上很大困難。本會亦曾接獲拖欠贍養費的求助個案,苦主追討贍養費歷時10年不果。然而,今年施政報告對於支援婚姻破裂的婦女仍然「杳無音訊」,本會認為由贍養費局代收款人追討才是有效收取贍養費的方法,既減輕收款人的精神壓力,亦能令應負責任的支款人負上該負的責任,減少單親綜援個案,令整體社會得益。

 

託兒服務小修小補 婦女希望又落空

有關改善託兒服務,施政報告指除「增加3歲以下幼童的全日制託兒服務名額外,政府會於2015-16年度起逐步增加幼兒中心及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的延長時間服務資助名額至6 200多個」。過去2年,政府的確就託兒服務增加了資源,由上年增加社區褓姆的年齡上限及增加課餘託管名額,到今年增加了託兒中心名額及延長時間服務的資助名額。可是,本會認為這些小修小補根本未能解決現時託兒服務不到位,令婦女難以就業的處境得不到改善,歸根究底,政府欠缺對兒童照顧的規劃及承擔才是最大問題。

 

政府過去一直欠缺對兒童照顧支援的規劃,以日間幼兒中心為例,過去數年一直都維持提供690個名額,直至去年才增加32個至722個名額,而且是由原來的中心增加名額所致,而非開辦新中心。地區上亦非每區都有日間託兒中心,觀塘及黃大仙都是零名額,而基層集中的的深水埗區亦只有62個名額,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基層婦女根本難以外出就業以改善環境。現時政府提出增加3歲以下幼童的全日制託兒服務名額,既沒有時間表,亦沒有路線圖,長遠亦缺乏目標指出希望增加多少名額,讓本來計劃就業的婦女仍是空空地等。

 

另一個例子就是「長全日制」的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政府在本年度起逐步增加延長時間服務資助名額,但事實上自2005年起,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由社會福利署交由教育局負責後就凍結名額,沒有增加。家長普遍希望子女入讀長全日制的學校,這類「長全日制」時間較長,而且在假期亦能提供服務,配合雙職家長的時間。施政報告一方面提及委員會會研究如何鼓勵幼稚園提供更多全日性的服務,但另一方面在提供資助上傾向以半日制為基本,有需要的家庭才提供資助的全日及長全日服務,變相令雙職的家庭在入息及資助上可能要作出抉擇,一是選擇較低薪酬以免超過入息上限,或是維持薪酬但邀交更多的學費,對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夾心家庭煩惱更大。

 

另外,多年來婦女團體積極倡議政府應該設立照顧者津貼,支援照顧者因照顧工作而承擔的經濟壓力,這也是對作為無酬勞動者貢獻的確認和補償。

 

未有解決長者退休保障問題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提及預留500億作為改善有需要的市民在退休後的生活保障。另外,他亦指出周永新教授團隊提交的《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提及的包括免審查的老年金方案在內的4個全民退休保障建議,按推算將分別會在2030年至2050年耗盡退休基金資源。有趣的是,梁振英似乎沒有仔細閱讀周永新教授的研究報告。根據周永新教授的報告,政府按照現時分級而需要審查的退休保障制度,在未來會給政府帶來更大的財政負擔,因為都是政府承擔全部的開支,到人口高峰期或政府資金出現短缺,政府仍然要考慮加稅或要求僱主僱員供款來維持,到時依然可能出現市民極力反對。另一方面,梁振英表示海外經驗顯示,「隨收隨支」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遲早出現財政問題,往往須延後退休年齡、降低退休金水平或增加供款率以改善財政狀況,調整過程漫長而痛苦。但周永新教授的建議及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建議方案,都不是「隨收隨支」的制度,而且經過精算師的推算,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到了2041年後的結餘前景仍然良好。本會認為,特首梁振英應正視周永新教授的研究成果而提出政府的建議,並就退休保障盡快進行公眾諮詢,讓每一位市民都可享有基本的退休保障。

 

性傾向歧視立法「隻字不提」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依然未肯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諮詢。《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明確指出締約國需保障每個人的家庭權與結婚權。不論是否承認同性婚姻,基於性傾向而為的任何差別待遇,均有違反平等原則之虞。早於2001年,「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已經批評香港未能就性傾向歧視立法的不恰當,指出「香港特區未能禁止性傾向歧視」屬於「主要關注的議題」。今次梁振英對性傾向歧視立法隻字不提,比去年表示會繼續廣泛聽取不同的意見更見倒退,本會對此深表遺憾。

 

因應上述意見,我們要求:

  1. 政府制訂公共政策時,必須公開性別主流化清單的應用情況及相關的政策考慮,讓公眾知悉性別主流化的執行情況;
  2. 落實推行家庭友善政策,包括奉行國際標準14週的全薪產假及7天全薪侍產假;
  3. 檢討俗稱18的「連續性合約」勞工法例,訂立「兼職法」,並盡快訂立標準工時的法例,保障婦女勞工應得的權利。
  4. 設立贍養費局,贍養費局是一個中介組織,協助離婚人士收取、追討及發放贍養費,以減少收款人及支款人雙方爭拗。
  5. 政府為兒童照顧支援服務訂立整體規劃,按地區兒童人口及發展規劃足夠的託兒服務名額。在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同時,增加幼稚園全日制的名額,讓婦女有更多空間選擇外出工作或進修。
  6. 為照顧時數達某一水平的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紓緩因長時間照顧家人而無法外出工作者的經濟壓力。
  7. 儘快就性傾向歧視立法,保障性小眾的基本人權,令包括有女性在內的性小眾教育、就業、消費、醫療、使用會所等免於歧視。
  8. 儘快全面檢討現行退休保障制度,並就設立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展開公眾諮詢,保障婦女及所有人的退休生活。

傳媒查詢

廖珮珊女士

總幹事

sisi.liu@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