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新聞稿及事件回應
傳媒查詢:歡迎致電 2748 8105 與我們聯絡

返回

消失的婦女: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對2017-18施政報告之回應

2017–18年度施政報告剛於今日(2016年1月18日)上午發表,緃觀整份施政報告,婦女被「踢出」整個施政綱領,以往施政報告曾出現的婦女篇章、性別主流化、支援以女性為主的照顧者項目、託兒支援等通通失了蹤。

 

2015年《施政報告》曾提出「要求所有決策局及部門由2015-16年度開始,在制定主要政府政策及措施時須參考「清單」及應用性別主流化」,但本施政報告思維上仍然欠缺性別角度,尤其對婦女支援並無著墨。本會促請當局在釐訂政策及運用公共資源上須重視不同性別能獲取平等發展的機會,並改善婦女的權益。

 

今次施政報告第一段就以「本屆政府一直秉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施政理念,深信只有發展經濟,才能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和諧共融。」可是,行政長官忽略了人民生活的背後其實有賴一群家務勞動者付出的無酬勞動,此付出沒有被納入計算經濟發展的國民生產總值中,而在這份施政報告中亦未見支援家庭或促進家庭崗位友善的政策。施政報告指貧窮情況有所改善,但婦女貧窮一直未被重視,正因為針對女性家庭責任的就業支援措施及居家照顧的經濟及服務支援不足,支援離婚人士追收贍養費的行政措施失效,加上有就業掛鈎的強積金制度未能涵蓋以女性為主的家庭照顧者,令女性貧窮越趨嚴重。

 

被消失的照顧者

施政報告內提及扶貧助弱政策,無論安老、殘疾人士、特殊兒童及幼兒教育等政策,照顧者作為重要持份者的角色都未有被提及。上述人士的福址與照顧者息息相關。服務名額充足、服務到位、對照顧者精神及經濟上的支援、以及於社區上的照顧者支援網絡,均對照顧工作本身及照顧者自身的福址影響甚大。本會亦不贊同由關愛基金以扶貧角度向護老者或其他類別的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本會認為在家的照顧工作本身承擔了一定的社會責任,減輕了政府對社會福利的開支,但不少照顧者卻因為無酬及長時間的照顧工作而面對精神及經濟壓力,故此本會認為照顧者津貼不應只限於貧窮的照顧者,而應擴大至所有類別的照顧者。

 

失蹤的託兒支援

在過去兩份施政報告均有提及增設託兒名額及延長託兒服務,即使仍然遠遠不足以應付需要,但至少對有就業需要的基層婦女而言,仍然有一絲希望、有喘息空間、亦有選擇自立就業的機會。「人口政策」以往是擴展託兒服務的出處,為着要「釋放婦女勞動力」,但今年施政報告內「人口政策」的篇章內沒有了婦女,也沒有基層。彷彿政府眼中的「人才清單」只有能配合「經濟高增值及多元化發展」的「高質素人才」,前文所提及的社區照顧人才的培育及持續發展等並不重要。

 

「走了數」的全民退保

 本會對施政報告內的退休保障政策表示失望。是次建議高額津貼方案,其實進一步撕裂社會。經過長達六個月的公眾諮詢,民意取得了共識傾向支持無審查全民性的方案。施政報告內表述的是以扶貧為本的長者生活津貼優化版,由資產審查而引起的問題仍然無法解決,資產轉移、道德風險依然。從我們在前線社區工作接觸年長婦女的經驗,知道不少人受到傳統觀念影響,不願意倚賴綜援。在現今社會,子女生活成本大大提高已經難以回應養兒防老的期望,長者(以女性為主,而女性亦較為長壽)晚年生活苦不堪言。

 

缺乏經濟多元發展的視野

其實發展並不只有跨國投資、基建投資、研創科技,社區經濟同樣重要,墟市及家庭手作工業對文化傳承和工作與家庭的平衡舉足輕重。與社區一樣,婦女生活本來可以有多元的可能,可是政府需要有此視野及胸襟,才能看得見充滿潛力的婦女及社區。

 

建議

我們認為,現時政府的財政儲備充裕,實有能力增加經常性開支,推行以下措施,長遠改善基層婦女的生活處境:

  • 在撰寫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時加入性別預算的考慮,使兩性得到公平的資源分配及發展機會。
  •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保障所有市民,特別是低收入婦女及無酬家庭勞動者的退休生活。
  • 為照顧時數達某一水平的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舒緩因長時間照顧家人而無法外出工作者的經濟壓力。
  • 開創社區照顧員及正規褓母的職位,聘請社區上曾受相關訓練的婦女,為區內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支援服務,既可讓照顧者得到休息及發展事業的空間,同時亦可創造就業機會,改善婦女難以就業的情況。

傳媒查詢

廖珮珊女士

總幹事

sisi.liu@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1

鍾世昌先生

傳訊幹事

alvin.chung@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5

蔡蒨文女士

倡議幹事

sm.tsoi@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