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新聞稿及事件回應
傳媒查詢:歡迎致電 2748 8105 與我們聯絡

返回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對《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之回應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剛於今日(2017年10月11日)上午發表2017年度的施政報告,緃觀整份施政報告內五個範疇涉及女性的政策,包括五天法定侍產假及延長產假的研究工作、託兒及課託服務、特殊需要的兒童及其照顧者的支援、安老服務及低收入津貼,縱然著默已較去年的施政報告為多,但離不開視女性為後備勞動力的角度,性別平等意識仍舊乏善足陳。

 

最短的產假的地區六個之一 產假仍待研究實在驚訝

施政報告指出政府會在兼顧在職婦女的需要及企業負擔能力的前提下,開展改善產假的研究及工作。其實2016年5月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就《僱傭條例》下有關產假的規定的會議上,勞工界及婦女界清楚表達延長10星期的法定產假到14週的訴求。事實上,而該組織最新的2014年調查顯示,香港只有10星期的產假安排大大落後於國際。在185個國家或地區中,有98個(即超過五成)提供至少 ;在亞洲區而言,香港更是規範最短的產假的六個地區之一,鄰近的地區如中國大陸地已實行 

 

現行法例規定產假只得平均工資的五分之四薪酬,本會促請全薪支付產假。生育是為社會生產下一代的人力資源,為未來經濟創造生產力及價值。女性為社會生產及培育社會的人力資源的同時不應被扣薪「懲處」,反之應以完全支付薪金以支持及鼓勵。

 

五天侍產假值得肯定 改善兩性親職協調

侍產假是家庭友善措施之一,有助支援照顧者,亦讓父親能夠分擔照顧責任。比較亞洲地區,鄰近日本、台灣 新加坡正探討立法強制僱主為在職父親提供兩周侍產假,以及改善父母共用產假計劃。 而平等機會委員會2016年就「懷孕歧視狀況及對在職母親負面看法之研究」 揭示,每五名受訪僱員當中有超過一人報稱在懷孕、放產假時及/或在分娩後復工的第一年受到歧視。由此可見,在檢討假期及支薪程度的同時,教育公眾生兒育女責任不只是個人,而是帶有「社會性」,新生世代為未來貢獻,社會有共同責任去扶養孩子。

 

託兒名額「舊數新計」 顧問研究一拖再拖

雖然施政報告強調「婦女是香港家庭主要的照顧者、政府將致力多方面增加對家庭的支援。在幼兒服務方面,政府將在2018-19年度起在北區、觀塘區、葵青區及沙田區共增加約300個資助獨立幼兒中心名額。此外,我們已委託香港大學就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進行研究並提出建議,預計於明年第一季完成。」但對照顧者的支援卻表裡不一。

 

實況是上一屆政府已公佈2018-19年內沙田會有100個資助獨立幼兒中心名額,今年新增的200個名額,加上目前的736個名額,相對於超過十萬的1-2歲兒童人口而言,實在是杯水車薪。我們認同「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研究」是對未來發展十分重要的規劃研究,可是早於上一屆政府在2015年《施政報告》的施政綱領中,已表示將於2015至2016年度展開顧問研究,事實上時至今天卻拖延到2018年年初才完成。而至今仍未見顧問團隊有具體計劃地、高透明度地、廣泛地諮詢服務使用者、前線服務工作員、服務提供者及公眾意見。這不難讓人擔心閉門造車,研究報告最終成為當局權兵之計。

 

而就關愛基金放寬「課餘託管收費減免計劃」低收入家庭的入息上限及增加2000個減免名額以及向攜手扶弱基金注資,其實關愛基金早於2012/13 學年始推行「課餘託管試驗計劃」,業界一直倡議課餘託管服務恆常化。可是直至今年當局仍然迴避服務穩定性,雖然此計劃有助支援低收入家庭、支援照顧學主童的學習需要。

 

照顧者支援淪為口號  正視照顧者平等權益

近期有關照顧者家庭淪常慘案屢見不鮮,可是報告中只提及恆常化有關自閉症青年及其照顧者的服務,無視其他特殊學習需要兒童、長者、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之照顧者。我們要求並全面檢討現行對照顧者的支援服務,並設立專門的照顧者支援服務,照顧他們的身心需要;增加及改善殘疾人士住宿、日間訓練服務、社區照顧服務、暫託服務,以紓緩照顧者的壓力及改善殘疾人士和長期病患者的生活質素;設立照顧者津貼,我們促請政府正視照顧者權益,效法西方國家如英國提供照顧者津貼。這並非扶貧措施而是在公共資源分配上加強支援有需要的人士,為保障照顧者在默默為社會及家庭付出的同時得到社會尊重、肯定及享有作為公民的平等權益。

 

居家安老不只是社區照顧劵

施政報告表示「支援身體機能有輕度缺損的長者」試驗計劃、「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增加一千張。在社區照顧服務劵上,財政上強調的共同付款、財政可持續性的方針,即是公私營合作、繼而用服務劵的形式去資助合資格人士的部份開支,資助幅度則參考財政收入及家庭經濟狀況。本來這資助理念是有助提升服務使用者的支付能力,可是現時監管力度不足、服務供應不穩下令服務質素成疑,加上以家庭住戶入息作經濟審查令人擔心因為有家庭成員不願意披露而會造成家庭分化,而服務供應種類及數量亦不足以支持服務使用者需要。

 

就院舍放寬輸入外勞的討論,我們擔心輸入外勞會剝削本地婦女就業的機會、外勞之培訓質素問題,更關鍵是長遠造成院舍工資過低、窒礙行業人材培訓,影響安老服務質素。

 

建議

我們認為,現時政府的財政儲備充裕,實有能力增加經常性開支,推行以下措施,長遠改善基層婦女的生活處境:

  1. 在撰寫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時加入性別預算的考慮,使兩性得到公平的資源分配及發展機會。
  2.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保障所有市民,特別是低收入婦女及無酬家庭勞動者的退休生活。
  3. 為照顧時數達某一水平的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舒緩因長時間照顧家人而無法外出工作者的經濟壓力。
  4. 設立贍養費局,回應現時行政失效及紓解單親貧窮問題,我們建議設立一個中介組織,代替收款人收款和追討贍養費,以簡化程序,避免收款人在收不到贍養費、面對經濟困難時仍要在法庭和社會福利署之間奔波。

傳媒查詢

廖珮珊女士

總幹事

sisi.liu@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1

鍾世昌先生

傳訊幹事

alvin.chung@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5

蔡蒨文女士

倡議幹事

sm.tsoi@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