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會言論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協會言論及意見書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386 6256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照顧者互助小組聯會與華明照顧者姊妹互助網絡就香港復康計劃方案之意見書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一直關注照顧者權益。照顧者互助小組聯會和華明照顧者姊妹互助網絡分別由十至十二個與照顧者相關之小組組成。我們關注康復長遠規劃,尤其對於社區照顧配套及照顧者支援措施。全面的支援照顧者措施有助改善照顧者精神健康,有利達致社區照顧。

 

關注照顧者精神健康 爭取落實具體支援措施

《2015年香港統計月刊專題文章: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指出,香港至少有203,700名與殘疾人士同住的照顧者及175,600名與長期病患者同住的照顧者。現時在家居住的殘疾人士最主要由家庭照顧者照顧,但照顧者身份及需要卻被政策所忽視。2017年3月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發佈了《照顧者精神健康與睡眠質素調查》(下稱「調查」),受訪女性照顧者的壓力評分近五成(48%)顯示有抑鬱傾向,當中超過一成(11%)抑鬱情況嚴重。睡眠品質方面,有50%受訪者的睡眠質素較差,43%表示睡眠品質極差,情況令人憂心。在前線工作經驗中歸納,照顧者普遍因為照顧工作頻繁而令個人社交生活減少,經濟壓力加劇社會疏離感,日復日的照顧工作亦容易與受照顧的家人出現磨擦。加上社區支援如暫時託管、情緒支援普遍不足,讓照顧者身心俱疲。我們認為照顧工作具社會責任,需要社區具體支援照顧者。政府在康復計劃上需要重視照顧者權益,才能真正達致社區照顧的原意。

 

建議

我們促請政府正視照顧者權益,效法西方國家如英國提供照顧者津貼。這並非扶貧措施而是在公共資源分配上加強性別視角,為保障婦女在默默為社會及家庭付出的同時得到社會尊重、肯定及享有作為公民的平等權益。

 

本會促請政府推動更多支援照顧者的政策。因此,本會提出以下建議:

為照顧者設立一站式支援中心

現時照顧者服務零散,服務使用者及照顧者知情權不足。因此建議設立一站式支援中心,將資源集中提供、資訊統一發放。為照顧者提供專業培訓及情緒支援,在身心靈全面支援照顧者需要,以地區為本之方式,成立特定復康人士照顧者互助小組,以加強情緒支援及生活壓力。同時,中心可針對照顧對象設計及提供上門的或中心的照顧課程,如照顧技巧、溝通方法等,讓照顧者掌握不同照顧技巧,真正達致社區照顧。支援中心可培訓能夠專心聆聽的義工,定期關懷照顧者,如熱線、家訪等。

 

為殘疾人士提供足夠及彈性的暫託服務

調查中發現受訪女性照顧者的壓力評分近五成(48%)顯示有抑鬱傾向,主要原因是欠缺社區支援如暫時託管使其產生情緒困擾。現時提供彈性的暫託服務的殘疾人士地區支援中心名額有限,照顧者於有需要的時候未能及時使用服務,加上長時間的照顧工作令個人社交生活減少,令照顧者承受身心壓力。足夠及彈性的暫託服務可使照顧者紓緩照顧壓力,增加參與社會的機會。

 

為長時間從事照顧工作的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舒緩因照顧家人而無法外出工作者的經濟壓力

政府於2016年開展了為低收入殘疾人士照顧者而設的照顧者津貼試驗計劃,當中的經濟審查嚴謹,申請門檻非常高,對於數以十萬計的照顧者而言,只有2000個名額的津貼實在杯水車薪,亦有違照顧者津貼肯定照顧者貢獻的理念。事實上,照顧者津貼於芬蘭及英國已推行逾30年,不但沒有資產審查,更受多項法例保障賦予合法權利,可要求全面評估其照顧工作量、能力、身心健康、住屋及社交需要,以及對工作、消閒、教育和培訓的期望;提供支援服務如:(1)協助處理家務;(2)提供電腦,以便照顧者與親友保持聯絡;以及(3)僱主提供靈活的工作安排和無薪假期,協助仍然在職的照顧者照顧其家庭成員等。

 

統整本地有關照顧者的數據

現時政府沒有就照顧者作專門的統計,但由零散的數據中反映社會上有為數不少照顧者。根據《2015年香港統計月刊專題文章: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指出,香港至少有203,700名與殘疾人士同住的照顧者及175,600 名與長期病患者同住的照顧者。而統計處《第四十號報告書 - 長者的社會與人口狀況、健康狀況及自我照顧能力》中反映,有133,400名居家長者需要別人幫助起居生活。而根據教育局統計數字,2015至2016年度特殊教育學生(包括中小學)共有7,700人。把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長者及有特殊需要學生的人數加起來,可以想像在他們背後,有數以十萬計的照顧者在社會上默默地付出。這數以十萬計的照顧者一直被隱形!我們促請政府馬上開展「照顧者」數據統整的工作,長遠為照顧者權益訂立規劃,就照顧者權益法進行研究。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保障照顧者的退休生活。

現時強積金制度與「有薪工作」掛鈎,容易構成性別和社會階級歧視,導致退休生活水平的差別。雖然強積金制度一直優化,可是強積金制度與「有薪工作」掛鈎,仍然現時強積金無法涵蓋超過64萬的無酬家庭照顧者(當中女性佔97%),令主婦無法得到保障,可說是對女性的一種歧視。推行退休保障制度並不應為長者福利、扶貧措施,而是以社會制度去分擔風險。上一代已經為社會付出,應該得以肯定。尤其家庭照顧者一生為家人及社會付出、照料家中一切需要,讓家人安心外出做事,為社會培育人才,社會本應在她們年老時為她們提供安心、有尊嚴之退休保障制度。

傳媒查詢

廖珮珊女士

總幹事

sisi.liu@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