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會言論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協會言論及意見書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386 6256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提交立法會扶貧小組委員會為增加基層收入而推行的釋放家庭勞動力的措施之意見書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於1981年成立,一直以來都關注婦女以及照顧者的權益。本會一直向政府反映託兒服務不足,照顧者欠缺支援的實況。基層女性,面對著照顧支援不足,又未能負擔聘請外傭,唯有在家擔任照顧者,身心以及家庭經濟上都面對沉重壓力。

 

本會認為,婦女難以選擇外出就業,源於政府施政欠缺性別角度,將照顧兒童的責任放在家庭上,在傳統性別分工下結果就是將照顧責任放在媽媽一人身上。根據《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4年版)》的數字,全職照顧者以女性為主。現時全港有656,300全職照顧者(料理家務者),女性佔97.8%。此外,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在2013年為54.5%,而男性為69.1%。因此我們認為,政府在施政上應重視「性別主流化」,並且加強社會及政府在兒童照顧上的角色,才能有效制訂出切合支援照顧者的服務。對於讓婦女有真正選擇,在照顧支援及外出就業的機會上,本會有以下建議:

 

託兒服務要有長遠規劃

本會認為,政府近年在託兒服務上的確增加了關注,例如連續兩年在施政報告上提出增加名額及擴展服務範圍,可是;並沒有作出長遠規劃。日間幼兒中心名額,自2009-10財政年度起一直維持690個。直至近年使用率接近100%,又民間團體不斷反映名額不足,輪候時間長,政府才於2015-16年度增加至736個。

 

政府欠缺規劃,令富裕及貧窮社區的資源出現錯配的情況,亦令照顧者的負擔因而加重。根據智經研究中心剛剛發表的《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研究報告顯示,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按社署行政區劃分名額及平均使用率,港島中西南及離島相對較富裕的社區只有52%,但相對貧窮的社區如深水埗及觀塘便達89%及87%,元朗更高達97%。而0-2歲的日間幼兒中心服務,部分地區如黃大仙、觀塘、西貢,卻連一間日間幼兒中心也沒有。政府在人口政策報告中,曾表示未來會在沙田預留土地興建日間資助幼兒中心,提供新增的100個名額,同時亦表示會規劃新的中心。而所謂的規劃是否有時間表,以何準則決定選址和名額,這些資料都欠奉。

 

本會期望政府在託兒服務上應作出社區規劃及訂立相關的政策指標,在資源分配上應該於較為貧窮的地區提供更多服務,以回應社區需要。若然政府繼續抱著抱薪救火的態度,受苦的就是水深火熱的基層家庭。

 

教育照顧不宜分割 全日制學額應增加

2至6歲的幼兒照顧需要,政策上由勞福局及社會福利署負責,但在日常運作上卻由教育局所管理的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推行。由社會福利署轉到教育局負責的幼兒中心暨幼稚園,特別為雙職及單親家庭提供所謂「長全日制」的幼兒照顧及教育服務,每日服務時間為朝8晚6,部分亦設有延長時間服務至晚上8時,這種服務最受雙職家庭歡迎,亦經常需要輪候及抽籤才有學額。另一方面,一般幼稚園都屬於半日制,每日上學時間僅為3小時,即使是全日制亦多在下午4時放學(下稱「短全日制」),目標並不是協助雙職父母全職工作。很多婦女表示,半日制的上課時間只有3小時,根本沒有時間工作;即使學校設有全日制,由於名額少,申請者眾亦需要抽籤。而有幸入讀全日制幼稚園的小朋友的媽媽則可以外出兼職賺取收入。

 

本會建議政府應早日推行15年免費教育及全日制幼兒學校,讓照顧者減輕照顧壓力的同時,亦有空間發展自己的事業或學習。

 

課餘託管應加入清晰的託兒目標

現時小學提供課後支援服務的計劃繁多,目標亦十分不同。一方面社會福利署資助各個非政府機構在各區單位提供課餘託管計劃,為區內有需要家庭的6-12歲兒童提供課後託管服務。另外教育局在學校亦有「校本」、「區本」、關愛基金設立的「課餘託管試驗計劃」以及政府最近宣佈的向攜手扶弱基金撥款2億,專款專項為中、小學推動課餘學習活動的計劃。這些計劃都沒有設定為支援婦女就業的考慮,部份計劃沒有安排接送服務,或學校放學時間和服務提供時間又欠協調,甚或假期暫停服務。這些都未能解決婦女外出就業需要穩定且配合的服務。

 

本會認為,政府即使推行不同的課後支援計劃時,亦應加入支援婦女就業的考慮,包括日子不會斷斷續續,在假期或考試期間提供服務,服務時間至少到6時,以配合婦女實際的就業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