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報導

我們的聲音傳播範圍十分有限,所以我們很感謝傳媒朋友對婦女議題的關注,將婦女聲音透過不同的渠道無限擴大,讓她們所關心的政策﹑社區建設﹑婦女友善﹑環境保育等議題得到公眾的關注,推動社會改變,變得更加婦女友善。本部分旨在整合與本會相關的新聞文章及傳媒報道,如有任何新聞版權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絡。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153 3153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好人好事】工程師傅義教基層婦女批盪換鎖 學成組隊「得閒修女」為弱勢家庭維修

誰說女性說不適合做工程?只要有心學,一樣做得到。有物管公司發起女性家居維修培訓課程,盼讓婦女們增進知識,家裏出問題可以自行解決,鄰舍有需要時亦可發揮互助精神。

 

「得閒修女」由康業服務公司長沙灣一區於兩年前發起,目的是為單身、離婚或新來港婦女提供機會,透過學習家居維修助人自助。負責計劃的康業技工約10個,婦女則經香港婦女中心協會轉介,未來正計劃與更多NGO合作。

 

康業高級分區經理陳道輝解釋:「深水埗區的弱勢社群、貧困人士較多,出去找人維修好貴,學完不但幫到自己,更可幫助有需要的鄰舍。」

 

即日學完再出隊助人

高級維修主管阿榮、工程主任阿泉在課程中擔任導師,二人會制定教學內容,因應婦女的程度而教合適的技能,以小型維修為主。「例如批灰、換鎖,或解決水箱、水喉淤塞的問題,相對危險性較低。」阿榮說。

阿泉發現女性學習家居維修的機會較少,也有種既定印象認為工程、維修不適合女性。

 

我在地盤留意到有些女生撈沙好強,一個幫到幾個水泥佬,所以不能睇小女性。如果教些她們能力範圍內做到的事,其實好有意義。

 

活動分兩部分,上午招募有興趣的婦女參與課程學家居維修,下午會為貧困、失修的家居做執修,婦女義工有興趣可報名參與實習。在教學期間,阿榮留意到參加的婦女好有心學,有問題會立即問,也會做筆記,上手速度快。

 

「得閒修女」曾走訪長沙灣區和北區的屋邨、鐵皮屋等做執修,男生好氣好力能做粗重工夫,細心的女生即可「補位」做足各方面檢查,使效率更佳。阿榮說:

 

試過最遠去到上水古洞,我們不熟路,就靠幫忙的女義工們帶路,有組件突然要買都靠她們帶領。即使那裏好多蚊、大汗淋漓,她們都好樂意做,又幫我們遞東西。

 

67歲學員:不懂維修要靠人好麻煩

參加者之一的惠而去年退休,與30多歲的孻子同住。家頭細務由她主力打理,但家居維修知識卻不多,遇上門鎖壞、牆身剝落、水喉淤塞或花灑漏水等狀況時,總要靠人幫忙。「試過夜晚突然開不了門,要找開鎖佬求救,我覺得濕碎事情要靠人,好麻煩。」

 

縱使兒子懂維修,但他收工太晚等不了,太夜亦難以鑽、鋸物件吵到鄰居,等放假才做又太遲。次次都要找師傅,惠而指自己缺乏維修知識,其實好容易被「老點」。

 

若果不知道原理,別人說換全個鎖要幾千元,但其實只換鎖芯好簡單,又可以慳錢,這些常識都要知。

 

不過即使有錢找師傅,也不代表師傅能隨傳隨到。早前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惠而家中的防火板裂開,恐有掉落的危機,師傳卻稱????板難,再加上疫情,拒絕上門做維修。最後她去買一整卷防火板,配好雕刀、油,扛着這些物資走了40分鐘回家,與兩個兒子自己整。

 

每每兒子、師傅修理的時候,惠而都站在旁邊觀察,欲親力親為。她試過自行修理、屢敗屢試,但總缺乏正規學習。故當碰上「得閒修女」活動,她便立即決定參與。

 

學批灰、批盪、油漆,女人都要有一技傍身。當成功做到,才發現原來這麼簡單的事可以自己搞掂,不用再靠人,自我價值變強。

 

縱使初學者的技巧未如理想,但總算能應付生活,愈學就愈想進步,也對不同方面的家居維修感興趣、會主動研究。「每一天學多點就賺多點,起碼以後不用被師傅當『紅綠燈』般點來點去。」

 

打破性別定型開發潛能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服務督導莊子慧指,不少基層婦女居住環境差,家中甩灰、牆崩的情況好常見,甚至有住劏房的婦女連門鎖都壞掉,覺得好害怕,無奈沒錢找人幫忙,自己又不懂修理。「換水箱、門鎖等其實不難,學懂後可以慳好多錢,大部分婦女都好想自己學懂小型維修。」

 

計劃初期,有婦女認為家居維修是男士才做,學完之後才發現自己都有能力做到,非想像中那麼難。廁所水箱壞、牆身掉漆,她們都會主動幫忙處理,自信心亦因而增加。

 

有時社會定型了婦女就是照顧者,日日湊小朋友又無事做,她們認為維修不關自己事,覺得自己做不到。但透過此機會讓她們接觸,試了又做到時,就可以慢慢開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