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會言論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協會言論及意見書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386 6256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提交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就第65屆會議之意見書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於1981年成立,是香港的一個無黨派,無宗教背景的婦女團體。本會關注婦女的處境,特別是基層無酬照顧者和單親婦女的狀況,並結合服務,教育和倡議推動香港的性別平等。通過豁下的婦女中心,組織義工網絡,服務基層婦女,讓婦女可以得到適切的支援及幫助、發展自我,促進女性建立自信、自主、自立。本會亦於2002年獲得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的特別諮商地位。

 

3Rs方向以改善照顧者的困境

沒有人是天生的照顧者,成為照顧者應該是一種選擇,而不是一種義務。無論從事無酬或有酬照顧工作的照顧者,還是殘疾人士但仍然承擔照顧責任的照顧者,其照顧工作及價值在很大程度上都未被我們的社會和政府所承認及尊重,令她們處於較低的社會地位,其公民的經濟權利、勞工權利、社會保障、退休保障等長年被忽視。近年來,發生了許多照顧者悲劇,照顧者以謀殺被照顧者及隨後自殺的方法以減輕她們和被照顧者的痛苦。照顧者正處於她們承受壓力和痛苦的臨界點。本會敦促國際社會和聯合國成員國通過「肯定」、「減少」和「重新分配」照顧工作來支援照顧者,以解決她們所面對的困難並改善她們的困境。

 

社會須肯定照顧工作 (Recognize care work)

首先,要肯定照顧者對社會和經濟貢獻並應讓大眾看見她們的貢獻。在大多數情況下,無酬照顧工作不會納入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計算之中,因此不能以方便且廣為人知的方式反映照顧工作對經濟的貢獻,但無酬照顧工作的貢獻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像。照顧照顧者平台(Care for Carers)是一個由香港一群關注照顧者需要及權利的機構而組成的聯席,該平台於2018年進行了一項調查,發現無酬照顧者平均每天工作13個小時。如將她們的工作與類似工作性質的有酬工作進行比較,她們的月薪(如果獲得報酬)可以高達月薪20,000美元。

 

然而,要將無酬照顧工作視為有價值的工作及肯定其對社會進步的貢獻,就必須承認無酬照顧工作是國際勞工組織規定中具有勞工權利的有償勞動類別之一。另外,引入以照顧者為本的政策,並提供足夠的社會保障措施以支援照顧者參與照顧工作和完成照顧工作後的生活。足夠的津貼、照顧者為本的服務及退休保障是對支援照顧者及肯定她們的工作具有社會及經濟價值的重要舉措,對社會的發展具有不可或缺和忽視的貢獻。通過將無酬照顧者的工作價值納入國內生產總值來確認其所產生的經濟價值亦會是其中一個。

 

減少照顧者承擔的照顧工作 (Reduce care work borne by carers) 

減少照顧者的照顧責任尤其重要。照顧工作不應由個人承擔全部責任,而是所有家庭成員和社會的責任。傳統規範仍然將女性視為家庭唯一照顧者照顧家庭成員,卻往往忽略了自己的需要。當政府在醫療保健、政策體制或以社區為本的照顧等範疇上,對長者、長期病患、殘疾人士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等社會有需要的人士缺乏社會承擔責任,照顧者的情況就將更加嚴峻,而往往這些服務缺口就要由女性來承受。但是,照顧工作不僅應該是一個人的事,也應該是每個人的事。社會和政府應發揮積極作用,為婦女和照顧者者提供支援服務,並提出替代照顧方案以減少照顧者的照顧工作,從而減輕她們所面對的壓力。

 

重新分配照顧工作 (Re-distribute care work)

重新分配有形和無形資源來支援照顧者,以維持生活日常。 1978年,美國學者戴安娜.皮爾斯(Diana Pearce)提出「貧窮女性化」這個概念,精準地分析和描述了女性在社會貧窮化狀況,指出其中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成為貧窮人口。如果沒有適當的社會保障或福利政策,情況將更加嚴重。貧窮女性化這概念亦適用於照顧者,尤其是全職無酬照顧者。在香港,許多全職照顧者不得不消耗她們的積蓄來支付照顧費用,例如陪伴被照顧者去覆診時的交通開支。她們不止沒有收入,實際上也用光了積蓄。為了避免照顧者陷入貧窮的情況,必須在制定政策舉措及公共財政時將性別平等主流化和性別影響評估納入考量。而性別主流化評估過程必須透明,以便所有相關持分者,例如婦女團體,能夠通過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和建議,為過程作出貢獻。

 

給單親媽媽一個公平的機會

單親家庭的貧窮現象十分普遍。 在2018年,香港離婚家庭的貧窮率為35%。而拖欠贍養費是導致單親家庭的成年人和兒童貧窮和精神困擾的原因之一,因為在追回贍養費的過程中會因為文化等種種因素 ,可能令當事人感到羞辱和不安。因此,建立一個由中介機構來收集付款人的未付贍養費並將其分發給收款人的機制尤其重要,的是有效減少單親婦女在追討應得的贍養費時所面臨的困難,同時減輕她們經濟上的困難。

 

此外,缺乏託兒服務的支援亦單親婦女的個人和職業發展的另一個障礙,使她們更容易陷入貧窮的情況。 2018年,官方貧窮線以下超過60%的單戶家庭需要照顧其孩子,阻礙他們投入勞動巿場。儘管單親婦女遇到婚姻問題並需要時間才能重投正常生活,但她們只要有機會,有機會可以表現自己,就不難發現她們在各個方面都具有很多可能。例如,提供廉價的託兒服務讓單親婦女放下照顧的責任,有空間及時間工作、學術或職業研究,以進一步有自我發展的空間。

 

有關上述議題之建 

為了減輕照顧者面臨的壓力並防止單親婦女陷入貧困,本會建議聯合國成員國:

  1. 引入以照顧者為本政策,以肯定照顧者對社會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貢獻;
  2. 為照顧者提供適的服務及社會保障,以維持照顧者的生活質素。這包括但不限於為照顧者提供足夠的醫療保健,退休金和支援服務;
  3. 在所有公共政策和預算制定中採用性別主流化和性別影響評估,並使該過程對社會所有持分者透明化;
  4. 採取支援措施,例如向單親婦女提供適當、廉價和就近的託兒服務,並建立一個中介機構收取未償的贍養費,以便單親婦女有機會發展自己的職業、興趣和個人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