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會言論

我們將適時在此發佈協會言論及意見書
傳媒查詢:如對我們的工作、服務、甚至所關注的議題,歡迎致電 2386 6256 或電郵至 media@womencentre.org.hk 與我們聯絡

返回

提交社會福利署就擬議強制舉報懷疑虐待兒童個案的規定之意見書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成立於1981年,一直關注基層婦女的生活處境,致力推動性別平等,為婦女爭取權益。基於傳統的觀念下,照顧者有不同的需要,惟社會上缺乏以照顧者為本的支援服務,局限了她們的發展。因此,本會著重於了解照顧者的處境,從中推展具性別角度的照顧者支援服務,期望由下而上地補足社區的服務缺口,而暫託服務便是其一。今年(2021年)4月法庭審理一宗涉及一名五歲女童被父母虐待致死的案件,引起公眾關注如何有效保護幼童,及早識別及舉報虐兒的案件,社會福利署並就相關事件制定強制舉報懷疑虐待兒童個案的規定(下稱:強制舉報規定)。 對於沒有自我保護能力的兒童來說,本會十分認同社會上應該加強對於兒童的保護,及早識別及支援,以減少虐兒事件的發生,惟對於強制舉報規定的推行及實施時卻有保留的空間。

 

定義模糊不清

強制舉報規定中列明以「 有造成嚴重傷害的迫切風險 」作為舉報準則,看似十分合理,惟當中不同人對於「嚴重傷害」、「迫切風險」等字詞都有不同的理解,如何有一個客觀的定義及準則讓同工去參考就顯得重要,但在是次的諮詢文件中只是將舉報準則略略帶過,並沒有更多的解釋以釋除同工的疑慮。加上,業界多年積累的經驗,識別是否在迫切性不單單在於生命安全,還需要考慮一籃子因素,例如精神健康、潛在因素等,只顧及生命安全這一塊而忽略其他方面亦不可取。定義模糊不清的舉報準則容易令同工及業界無所適從,但為免誤墮法網,唯有將所有疑似案件都上報,無形中影響了服務質素。

 

繞過行之有效的多專業合作程序

一直以來,業界都遵從社會福利署的《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多專業合作程序指引》去處理懷疑虐兒的個案,並以多專業個案會議以討論個別個案是否在家庭失衡的問題,制定跟進計劃以幫助該兒童及家庭,合作程序一直行之有效,集合多方的專業以互補不足。當中要強調的是去決定家庭是否失衡並不是單單一個單位、一個同工就能去界定,惟據諮詢文件第7點的表述,似乎期望列表的專業人士獨自去識別是否家庭失衡的情況,而作出舉報,變相需要由個別的專業人士承擔調查的責任而並非多專業個案會議,對於社工或是其他專業人士來說,這並不合理。本會歡迎當局可以進一步解釋程序。

 

應了解未能及早介入的成因 而非以刑事化處理

及早識別及支援往往是減少虐兒個案出現的有效方法,雖然社區上有不少的機構提供相關服務,但遠遠不及社區需求,造成缺口,要有效解決這個失衡,較佳的方法是增加服務資源及配套,而不是將問題推向刑事化。當策略只關注補救性和懲罰性的措施時,預防工作卻一直沒有被正視,問題仍然會不斷發生。局方應加強前線同工對於虐兒個案的敏感度,讓更多在社區上潛在的虐兒個案可以及早被發現及介入;另外,在社工的課程中亦應加入相關的議題討論,以讓社工學生可以更快的認識;在服務支援上,局方應加大資源投入,以增加服務名額及提升服務質素,更有效更針對地支援有需要家庭。

 

處理社會福利署與前線同工的關係

一直以來,社會福利署期望與前線同工建立同行的關係,以更好更人本發展地區服務,但是次的規定,卻在未有解決問題成因及問題的核心前,便以刑法處理,實在本末倒置,亦很容易破壞大家一直建立的同行關係。

 

建議

兒童是社會未來棟樑,保護兒童的安全實在責無旁貸,惟是次的強制舉報規定實在有改善空間:

  • 清楚定義規定內的字眼,減少定義模糊不清的問題;
  • 應由多專業個案會議對於是否家庭失衡作出調查而非將責任落於個別的專業同工之上;
  • 了解問題的成因,而非以只關注補救性和懲罰性的措施,著重於預防措施;
  • 避免動輒以刑事化處理,減少影響同工與社會福利署同行的關係,以及加重同工的負荷。

傳媒查詢

鍾世昌先生

高級發展幹事

alvin.chung@womencentre.org.hk
(852) 2748 8105